嗯,然後我想補充對於夏威夷療法的一些看法。
這不算我自己的看法,而是上一些課程中,帶領者提到,我覺得很有道理所以提出來。
其實會有人覺得夏威夷療法好像也不是很有效啊,
那有可能是因為,當面對一個情境,你是可以當下就去面對處理的 ,但你卻逃避了;
卻在事後拼命唸「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這其實效果有限。
例如你與人發生衝突,你當下其實就可以選擇把事情講開或立即說明、道歉、安撫,
但你卻不這麼做而欲仰賴夏威夷療法,這樣其實就是一個消極的作法。
你本該有的學習或經歷,卻因逃避而僅依賴夏威夷療法而打了折扣。


夏威夷療法可能更適用在,情況可能與你無直接關係,你無法直接去處理的。
例如看到有媽媽在路上打小孩,或者,你在路上看到有人闖紅燈,
甚至是你覺得同學最近狀況不太好,但你並不方便去關心的,這類情況。


噢噢,繼續碎嘴一下。
例如感情,有時表面上已經告一個段落(例如就是分手或撕破臉了,不相往來),
但往往事情過去了,自己還過不去;
那麼在你的意念裡頭,即使你刻意遺忘、切割,這件事情依舊不能算已經過去。
因為它還實實在在地佔據你心中一個陰暗的角落,偶爾打掃房間見了光,還會痛....
夏威夷療法也滿適用於這情況的,但,在你願意面對的情況下。
你可以寫日記幫忙自己,勇敢地寫出來,不用刻意營造自己想要原諒或當好人的形象;
把你真實的情緒、想法、念頭,一切的一切,寫下來,
也許連你寫以上這些時可能會有的罪惡感或想當好人的想法也一併記錄下來,
然後檢視它們,用愛的眼光去檢視,
並知道,情緒或想法的產生本身並沒有錯,重點是我們怎麼看!
這會很痛,但我想,你在檢視的過程中,你會慢慢發現自己的盲點、執著到底在哪裡。
這時,輔以夏威夷療法的四句箴言,幫助更大。
不是想著把別人的錯當成自己的錯、他的錯我要負責,而變得自責或更沒自信;
而是,你要先了解到:沒有人是真的錯!
只是我們的小我覺得對方有錯、覺得對方虧欠我,
這些,小我的種種情緒,把一切歸咎給他人的心態,都請用愛的眼光去看。
因為小我想要保護你,小我太愛你了。
是的,再重申一次:重點在我們怎麼看。


當你願意接納自己的情緒,接納小我是用這樣的方式保護自己,你怎麼能不愛小我呢?
繼續重申:情緒或想法的產生本身並沒有錯,重點是我們怎麼看
於是我們期許自己是更覺知地、更大我地活著。
所以夏威夷療法的四句箴言,也許可以這樣用:


「對不起,親愛的自己,我太愛那個人,把他的一切當做一切,我忘記愛自己。」

「請原諒我,親愛的自己,我忘記看見你本來就是這麼好,所以讓別人來評斷我好或不好。」

「謝謝你,親愛的自己,你讓我看見我還需要學習、平衡的部份。別人只是一個配合演出的角色,也謝謝他、祝福他。」

「我愛你,親愛的自己,我願意學習看見你的好,學習與自己相處,學習愛自己。」



與大家分享~



*****************************************************************

0209 再補充,要感謝Sunriah給我提醒。去PTT再回自己的文。

*****************************************************************


不好意思,我又來做補充了。


有朋友告訴我,他覺得我最後這些例句可能會造成誤導,需要注意;
並且提醒我其實原來《零極限》一書中是沒有這樣子用的,
就是單純的「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


我印象中也的確是的。(書借人了不在身邊,現下我無法實際確認。)


會說「誤導」是因為,不是我寫的那些不好、不對,
而是,還有些條件需要被闡明。
如果有人因此看了這些句子,但卻是在小我的情況下,
「針對自己所以為的」來設定肯定句,那其實就會跟用小我許願一樣....
許了我們「想要的」,卻不是我們「需要的」。


舉個例子,就像在路上看到小小孩兒哭不停,我們送光給他
他繼續哭,我們繼續送光;還是哭,我們再送一次光....
我們便會覺得:為什麼他還在哭呢?為什麼他不停止哭泣呢?送光沒用嗎?
這哪裡有問題,你發現了嗎?
我們送光給他時,其實已經是將這份祝福侷限在令他不哭這件事情上了。
但事實上,正確的作法是,我們只要送光,而不帶有任何預期、預設。
因為我們對事情無法有全像式的、全盤的了解,
還不如單純地送光、送上祝福,然後一切便交由神聖來安排


夏威夷療法也是一樣的。


所以之前我將四句箴言加上肯定語來用,用意是好,句子亦無不佳,
但還是得多說幾句來提醒大家,
若你在不確定能真正看清事情背後的真相,不確定自己狀態夠穩定,
不確定你所造的肯定語句是否適當....
還是就讓自己單純些,好好地唸那四句箴言吧!
這將清理你需要被清理的部份,而不是你以為需要被清理的部份。


總而言之,
加上肯定語句的用法,我個人覺得有立即得到撫慰、回到平穩的效果,
如能正確使用,其實能讓夏威夷療法效果加倍,是很棒的。
但那是在大我的狀態下,為自己而說。
若有那麼一點不確定,那還不如選擇單純而正確的作法,唸四句箴言。


覺得需要肯定句的話,
或者可以參考一些書本中的肯定句,例如朵琳的天使系列書中,
為自己挑選適合的。但若要套入四句箴言中,嗯....還是不要了吧。
兩者分開做不也很好?


祝福大家在愛與光之中。



創作者介紹

*T o r i a 的應許之地‧.**

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ckfong13
  • 很好的分享,感恩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